首頁 > 荔灣資訊 > 媒體報道

新快報:年底,你們的垃圾分類合格嗎?(組圖)

  • 发布时间:2019-12-23 14:38
  • 來源:新快報記者 謝源源 朱清海 林鋼威
  • 浏覽次數:
T浏覽字號: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91223143839175

  荔灣區芳和花園的業主帶著小朋友在進行垃圾分類宣傳。 新快報記者 謝源源/攝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91223143839997

  制圖:廖木興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91223143839587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91223143839444

  (圖:12月17日上午,廣州市某城中村垃圾桶周圍環境較幹淨。而在當晚9時許,這裏的垃圾桶旁邊堆放了一些木架、紙盒,垃圾桶內垃圾並無分類,還有居民直接將垃圾扔在地上。新快報記者 林鋼威/攝)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20191223143839434

  荔灣區芳和花園部分樓棟已經撤桶,小區內設置了定時和誤時投放點。 新快報記者 謝源源/攝

  有的居民自覺進行垃圾分類,小區設洗手盆和洗手液供業主倒垃圾後洗手;有的小區的垃圾分類則徒有其名,居民仍是隨手扔……近期,廣州市推進垃圾分類工作,實行樓道撤桶,不少街坊驚呼這一回是“動真格”的。

  2019年的年底快到了,你們的垃圾分類合格嗎?近日,新快報記者走訪了廣州市內多個小區,發現垃圾分類情況有好有壞,從中也發現了很多問題和不足。專家和街坊則紛紛建言獻策,希望能合力完善垃圾分類,使垃圾分類更方便、更精准、更舒適。

  多個小區樓道撤桶後垃圾分類分出了經驗

  “垃圾分類四只桶(笃撐),紅藍黑棕各不同(笃撐)。濕幹害回要分開(笃撐),利國利民利後代(笃撐)”12月22日,在廣州市黃埔古港舉行的嶺南祠堂文化節展演活動中,來自廣州西關的一個文藝志願者團體上演了小品喜劇《天上人間》,說的是垃圾困擾天地,天宮和地球都是如此,天上的王母娘娘聽說廣州的垃圾分類做得不錯,便派遣嫦娥姐姐率隊下凡取經,遇到街道的垃圾分類督導員,共同的理想、不同的做法,迸發出種種火花……

  這樣的活動在廣州其實隨處可見,多個小區在樓道撤桶後取得不錯的成績,垃圾分類分出了經驗。

  ●富力广场 居委会管理处共同推进垃圾分类

  “業主要養成定時定點將垃圾投放指定地點,我們小區基本做到了。”某小區業主畢凡介紹,物業公司讓大家投票表決,決定投放點。物業公司早晚派清潔工在投放點幫忙分類。業主們基本上已經在家裏完成了分類,雖然爲投放垃圾走了更遠的路,但環保關系子孫後代,大家還是認爲值得的。

  按照廣州市垃圾分類的指引:家裏分好類、限時拎下樓、定點精准投。樓道撤桶也成了垃圾分類的第一步。

  富力廣場業主紅姐介紹,在富力廣場,家家自覺進行垃圾分類,下樓到集中點倒垃圾。集中點不但有大垃圾桶分類收集,還設置洗手盆和洗手液供業主倒垃圾後洗手。樓層電梯、樓梯、通道明顯幹淨整潔。“我自己家裏垃圾一直都幹濕分開,所以當實施垃圾分類時,我一點都不覺得麻煩。我之前習慣把可以賣的報紙、紙皮、瓶子等送給樓盤搞衛生的阿姨,現在我就把這些放到藍色的垃圾桶裏”。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富力廣場位于荔灣區逢源社區,居委會和富力廣場的管理處緊密配合,之前除了擺攤設點宣傳垃圾分類的意義和目的,還在棟樓大堂公示垃圾收集點的示意圖。剛開始的幾天,居委會和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在收集點指導業主將垃圾分類放入垃圾箱,經常有檢查人員在現場指導並向業主致意,感謝業主支持垃圾分類。

  ●珠江广场 清洁工从分类中获益态度很热情

  海珠區濱江東珠江廣場業主莫穗告訴新快報記者,該小區撤桶平穩過渡,現在是定點投放,投放時間是7時至21時,投放時間內都有清潔工檢查。清潔工進行排班,每天每人負責三四個小時,在垃圾定點投放點值班。清潔工很熱情,因爲他們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回收可以賣錢的垃圾。公司的安排是:誰值班,誰在值班段收到的可賣錢的垃圾就歸誰。

  “我感覺垃圾分類,定點投放就是好,現在樓梯沒有垃圾桶,幹淨了;首層樓梯底沒有清潔工放的紙皮等待賣垃圾,既衛生又不用擔心消防問題。”莫穗表示,小區這樣安排,物業公司並沒有增加清潔工,沒有增加用工成本,只是重新安排,易于操作。

  有的小區設洗手盆和洗手液供業主倒垃圾後洗手,有的小區垃圾卻仍被隨手扔……

  ●豐景大廈

  楼道撤桶后 回收的废品数量增加

  位于越秀區五羊新城的豐景大廈業主周活甯也介紹,該小區從12月6日開始進行撤桶,他本來擔心居民會繼續將垃圾放在樓道或小區其他地方,結果發現這種情況基本沒有發生。樓道撤桶後,每天居民定點投放垃圾的量少了許多,廢品收購站收到的廢品數量反而增加了不少,說明居民在家中自行進行了分類。這是樓道撤桶倒逼出來的分類意識。

  ●南粵閣小區

  每層樓都裝高清監控

  監督垃圾蟲

  在天河區靠近火車東站毗鄰中信廣場和市長大廈的南粵閣小區,投放點是原來的垃圾房改造而成,保潔員不用到各樓層收垃圾,只是搞樓層衛生,有時間在投放點上幫忙。現在85%的業主和住戶能自覺分類投放,尤其是餐廚垃圾破袋投放做得不錯。

  該小區業委會負責人李女士告訴新快報記者,業主的自覺性還是挺高的,就是小部分租客不自覺,管理處采取上門勸導教育、貼提示、發通告等手段,基本上可以達到目的。“業委會全力以赴進行動員,管理處積極參與從宣傳到實施每一個步驟的抓緊落實,也發揮業主群的作用呼籲業主共同監督抵制垃圾蟲。”李女士介紹,“硬件上每層樓有兩個高清監控,垃圾投放點也安裝了3個,軟件上要求值班保安員每3個小時巡樓一次檢查樓道情況,發現問題馬上查看監控及時處理,管理處派員參與垃圾分類守桶值班檢查和指導正確分類……”

  ●芳和花園

  派出志願者

  幫下樓困難居民倒垃圾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從11月6日起,荔灣區芳和花園首批對8棟樓進行樓道撤桶,並在小區內設置定時投放點和誤時投放點。接下來,還將對剩余的13棟樓全部進行樓道撤桶。

  對此,該小區物業工作人員告訴新快報記者,因爲這個小區是保障性住房,小區裏有很多老人、殘疾人,撤桶對他們來說造成了不便。其次,在設置定時投放點和誤時投放點上,無論設在哪裏附近的居民都有意見。針對不能下樓的居民,目前采用志願者帶垃圾下樓的方式解決;設點方面對住戶提出的意見建議進行綜合考慮,並盡量完善硬件設施。而對垃圾沒有投放進垃圾桶的情況,要求清潔工人及時清掃,也將通過加大宣傳,采用志願者站崗提醒的方式進行完善。

  部分小區居民圖方便

  垃圾就近倒掉了事

  在廣州,多個小區垃圾分類推進順利,街坊熱情高漲,但是也有一些小區,“餐廚垃圾定時定點投放”徒有形式,街坊仍是“圖個方便,選擇就近倒垃圾”。

  ●堅真花園

  部分居民並未“按圖索骥”投放垃圾

  在早已開展垃圾分類的海珠區江海街堅真花園,小區生活垃圾分類公示牌上明確要求,餐廚垃圾定時定點投放,每天18時到21時之間,投放到小區內的4個投放點。其中,一處投放點貼著一張通知:“錯過定時投放時間,請移步至(小區東門)誤時投放點。”

  那麽,小區住戶的餐廚垃圾全部破袋入桶了嗎?實際情況差強人意。新快報記者走訪堅真花園發現,下午4時許,在一個餐廚垃圾投放點,裝在不同塑料袋裏的餐廚垃圾被隨意丟棄在餐廚垃圾桶上面和桶邊,還有居民拎著餐廚垃圾袋過來,直接丟進附近的“其他垃圾”桶裏。顯然,小區部分居民並未“按圖索骥”投放餐廚垃圾。

  “我覺得很奇怪,垃圾桶應該方便大家丟垃圾,爲什麽要限時投放?”市民余小姐對餐廚垃圾定時定點破袋投放的“定時”有不同意見,她認爲設置投放時間,以及誤時投放點不是最好的做法,因爲配置垃圾分類設施的目的是促進居民做到分類投放垃圾,不是將垃圾拒之桶外。“錯過規定的時間,我還要舍近求遠找垃圾桶,離我家近的垃圾桶整天擺著到底有什麽意義?”余小姐說。

  ●廣州市某城中村

  城中村垃圾分類還得靠環衛工來幹

  12月17日,廣州市某城中村內,沿街有較多商鋪和住宅樓。新快報記者一路走來,發現路邊有不少分類垃圾桶,大約50米便設有一處,有的設置了一兩個垃圾桶,有的則有四五個,有的甚至更多。

  住在附近的居民林先生告訴新快報記者,城中村裏有不少的住戶,不少人白天要上班,只有晚上和周末的時間在家。有的人每天晚上下班回來就要做飯,一些剩飯剩菜加上生活垃圾,當晚就要倒掉。大家都是“圖個方便,選擇就近倒垃圾”。

  負責該片區域的環衛站項目部班長付阿姨告訴記者,城中村開展垃圾分類是棘手的工作,“目前城中村的垃圾還得靠環衛工人來分類”。

  此外,付阿姨告訴新快報記者,明年1月份,附近的坑田小區計劃設一個垃圾分類示範點,在垃圾投放處放一個垃圾箱,每個點派一名指導員,指導居民怎麽垃圾分類。接下來會在每一個城中村鋪開來做。

  聲音

  鄭平(廣州白雲區富力桃園業委會副主任):感覺小型的小區比較容易落實,業委會運作成熟的小區比較容易落實。大中型的小區、業主無組織或組織松散的小區,落實相對困難。

  趙先生(二沙島業主):科技支撐很重要!前幾年做垃圾分類,二沙島出現了廚余垃圾粉碎機。據了解,美國的廚房下水道基本上都有粉碎機。現在的誤時智能分類垃圾桶,可顯示狀況到終端,方便定時定點定員管理。

  平子:在能夠組織的社區,開展問卷調查,就實施垃圾分類的方式征求意見或選擇表決。有利于宣傳,有利于調動主觀能動性,有利于達成共識,避免一刀切。小區住戶類型垃圾量應有測算,如何配置人力物力來完成分類,應有基本的“常數”。要讓業主更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分類主體責任。要算賬給大家聽,還要算賬給物業。

  業主紅姐:政府提倡垃圾分類好多年了,宣傳到位,執行的單位或許是理解能力不足,或者怕麻煩,導致落實不到位。

  業主張先生:現在是商業社會,要多多發展商業模式推進垃圾分類,慎用強制性行政資源。要督促業主自治團體(如業委會)發動群衆,自我監督。單靠物業公司落實垃圾分類有點懸。政府應做好杠杆來平衡、調動各方。所謂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垃圾分類其實就是考驗,或者也是推手之一。

  珠江廣場業主莫穗:如果每個住戶都能自覺按要求收拾自己的垃圾,就能減少了清潔工的工作量,減少清潔工數量,從而降低物業費。

  • 點贊:
  • 分享:
    分享到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