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荔灣資訊 > 媒體報道

广州日报:住在街道五个月 他终于有家可归

  • 发布时间:2019-12-23 14:32
  • 來源: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吴多 曾卫康 通讯员 荔宣
  • 浏覽次數:
T浏覽字號:

    12月17日是荔湾某寄宿小学四年级学生浩浩的10岁生日,10岁前的这几个月里,他饱尝无家可归的心酸:一直视浩浩为己出的保姆难以继续对他的抚养,向荔湾区人民法院递交一纸诉讼,要求浩浩父母支付抚养费,今年7月15日,区法院判决当天,浩浩被“扔”在法院。所幸,一直关心浩浩的荔湾区及昌华街工作人员将他带了回来。

  這5個月,浩浩住過街道綜合服務中心、市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老人院和學校,被荔灣區相關部門及昌華街的工作人員、老人院的老人、學校老師、慈善機構和愛心企業關心。12月11日,一直未曾露面的父親L先生終于將浩浩接回家中。而他即將要面對的是,如何融入已經有兩個孩子的新家。

  浩浩和父親的相認被安排在學校,時間是臨近放學。很多普通孩子習以爲常的爸爸接放學,在浩浩這裏是人生頭一回。

  第一次見面,陌生在所難免,浩浩和父親L先生保持距離,不說話,4個月以來的經曆,給他帶來的創傷還沒有平複。這一天是星期三,L先生決定先把浩浩接回家熟悉一下,周日再送回。“快期末了,這兩天不上學,不要忘記寫作業啊。”老師囑咐。“知道了。”浩浩流露出有些不耐煩的親昵和放松。L先生伸出手尴尬地摸了摸孩子的頭,兩個人的五官像極了。“感謝你們對浩浩的照顧,接下來要怎麽配合?”L先生表情有些凝重,簡單誠懇地致謝後,跟昌華街街道辦工作人員詢問交接事宜。

  短暫的交接後,浩浩被帶回父親在佛山的家中。“從潮汕趕過來的爺爺奶奶以及大伯在等他,L先生的妻子帶著兩個孩子出門了。”一名陪同浩浩回家的昌華街社工事後轉述,她隱隱感覺這個家庭似乎還沒完全做好迎接新成員的准備。浩浩的回家,讓了解其身世始末的人松了口氣,也有一些擔心。

  1 原委: 母亲未婚生子又弃子 他被好心保姆抚养长大

  2009年,浩浩母親、荔灣昌華街泮塘居民吳女士和潮汕人L先生戀愛分手後發現懷孕,2009年12月17日,吳女士在男方不知情的情況下生下浩浩,然後以生意忙爲由,找到轄內一名五旬保姆方姨代爲撫養。在浩浩3歲左右,吳女士離開廣州前往香港,從此浩浩一直被好心的方姨撫養。這些情況是昌華街工作人員從方姨那裏得來的版本。

  記者找到方姨,她給記者講述了原委。“剛開始每個月給2000元讓我照顧,後來有時有,有時沒有,斷斷續續,再後來就沒有了。”方姨說。她糾正道,浩浩母親其實是在他五歲多的時候跑去香港,之後就電話打不通,微信也不回。在浩浩兩歲多時,她還從吳女士那裏得知,吳女士已告訴其生父浩浩的存在,但一直不見他出現。這些年,方姨盡力撫養著非親非故的孩子,她怎麽也想不明白,爲什麽父母可以對親生兒子不聞不問、不管不顧。

  2016年,浩浩已經快7歲了,卻因沒戶口上不了學,方姨從吳女士的微信裏得到了回音——浩浩父親在番禺某社區。方姨說,自己去找過他,但社區工作人員卻說查無此人。“孩子沒書讀,我心裏著急,報了警。因爲他媽媽戶口在泮塘,最後轉到昌華街派出所,在昌華街和荔灣區相關部門的協助下,最後挂了戶口,上了學。”方姨說。這一說法也得到昌華街工作人員的印證。據了解,2016年7月,昌華街向荔灣區教育局反映浩浩的情況,2016年9月浩浩順利入讀某小學(當時無戶籍,無學號),2017年12月在多次督促的情況下,浩浩的外公外婆幫其辦理了入戶手續。“聽說,吳女士欠了債把父母的房子都賣了,關系不是很好,不願意接納浩浩,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昌華街道辦一名工作人員透露。

  2 变故: 保姆无力抚养起诉 庭审当天他被“丢”在法院

  有人照顧,有學上,對浩浩而言還算安穩。然而好景不長,今年7月,無力再繼續撫養浩浩的方姨向荔灣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吳女士、L先生支付此前的撫養費用。

  “實在是無能爲力。”在電話中,方姨說出自己起訴的無奈。“我六十多歲了,爲了帶大他,這麽多年來一身病痛,心口、腰腿都不舒服,真的沒有精力。”方姨說。據了解,方姨與丈夫育有一子,至今未成家,丈夫身體也不好,需要人照顧,生活壓力非常大。還有讓她壓力大的事,浩浩的功課,她完全無力輔導。精力、經濟、家庭等多因素下,方姨決定向浩浩生父母索要撫養費。

  7月15日庭審當天,法院判決自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5日內,浩浩親生父母接回兒子自行撫養並向方姨返還27.9萬元,之後,其親生父母就孩子撫養權的歸屬進行上訴。當天,浩浩沒人照顧,方姨帶著他一起去法院,臨時起意丟下他。

  “我真的沒辦法,希望他的親生父母會把他接回去,但他們並沒有出現。”方姨憤怒和無奈,監控顯示,她是哭著離開的。方姨說,在零星的與浩浩母親的微信對話中,盡心撫養浩浩的自己被吳女士斥爲“強盜”,這讓她很心寒。

  3 幸运: 多部门参与安置帮扶 暂时成为“街道的孩子”

  所幸,昌華街街道辦工作人員在場,把浩浩領了回去。電話不通,敲門也不開,在無法說服方姨接回浩浩的情況下,在這次法院判決生效期以及二審判決結果出來前,昌華街工作人員只好先將浩浩臨時安置在街道家庭服務中心,四天後又轉移到市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今年9月12日,浩浩被安置到一間老人院,這裏也是籌建中的區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浩浩在社工的照顧下,吃穿有保障,老人院的長者們也極喜歡這個白白淨淨的小靓仔,對他很是疼愛,但這仍無法替代父母和家人。

  “被抛棄”的經曆和環境的變化給浩浩帶來一定的心理創傷。在一份社工提供的浩浩情況記錄中,有很多令人心疼的內容。渴望關愛,浩浩承認,自己暴飲暴食、淋冷水澡是希望生病了被關注,有時他還會情緒低落,流露厭學情緒,看病時甚至有一次調慢點滴逃避上學。“專家對他也做了心理輔導,以前小學的校長、街道和他相熟的小哥哥都會偶爾來看他陪他。方姨也來過,帶他去吃東西、逛街,目前情緒和表現比較平穩。”昌華街一名社工說。“陪他的時候,他說想吃番茄牛腩面,說以前媽媽帶他吃過。”說起這件事,這位校長有些感慨,“孩子對養育他的保姆還是有些依戀”。

  五個月來,浩浩成爲了街道的孩子。期間,荔灣區政法委、教育局、民政局、司法局、公安分局、老幹局、團區委等以及昌華街紛紛參與到對浩浩的幫扶中,關心、照顧他,爲他爭取低保救助、企業及慈善團體捐款,解決了浩浩生活、上學的費用,甚至還爲他積極尋找寄養家庭。今年9月入學後,爲解決住宿問題,在荔灣區教育局等多個部門的協調下,浩浩轉入一所轄內優質的可提供寄宿的小學,周一至周五住校,周末則由昌華街社工接送到老人院。

  4 釋懷:“希望他父親能給他多一點父愛”

  11月5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吳女士和L先生均委托律師到場,沒有出現。直到11月底,法院審判結果出爐,維持原判,並將浩浩的撫養權明確給L先生,吳女士每月支付2000元撫養費直至18歲。經過荔灣區、昌華街等多方的法制教育和勸說,12月11日,生父L先生出現在浩浩的面前。

  據了解,與浩浩母親分手後不久,L先生就組建了家庭,目前家中有兩個男孩。期末即將來臨,浩浩的轉學和轉戶口手續尚未辦理,周一到周五仍在學校寄宿,周末則由L先生接回家。記者從昌華街一名社工處了解到,目前浩浩情況還好,爺爺奶奶也很疼愛他。“起訴期間,浩浩說他想被爸爸接回去,還說以後要做哥哥了,我就跟他說,要好好做榜樣。”知道浩浩被接回,方姨終于釋懷。

  聽說浩浩回家的情況,帶了浩浩十年的方姨衷心希望L先生能給多一點父愛,好好待他。“事情既然過去,只願小朋友開心快樂、努力讀書,今後長大能照顧自己。”方姨反反複複說了幾遍。

  注:爲避免給孩子帶來二次傷害,相關人員信息化名。

  • 點贊:
  • 分享:
    分享到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